专访延边龙鼎顾问高珲:延边足球的未来就靠这些孩子了

在广东梅州集训的中乙球队延边龙鼎原计划将在22日就启程返回大本营延吉,可因新冠疫情,球队只能继续留在梅州的富力足校。在球队上下午两次艰苦训练中,你总会在场边看到一位延边足球的老熟人——高珲。

这位曾经带领延边敖东成为甲A时代“巨人杀手”的主教练,目前担任龙鼎俱乐部的顾问兼青训总监,担负起为延边足球培养后备人才和冲甲的使命。他感觉重任在肩:“延边足球未来十年就要靠这帮孩子了,如果他们踢不出来,延边足球也就没有未来了。”

作为“南梅县·北延边”的延边足球近几年的发展遇到了极大的困难,2019年延边富德欠税破产,2020年延边北国直接解散,这让延边足球在中国足球职业版图上彻底消亡。2020年延边海兰江凑人参加了中冠联赛最终名列第八名。2021年递补进入到中乙行列中,并且最终获得了第10名。2022年因要为延边朝鲜族自治州成立70周年献礼,延边龙鼎新赛季的目标被定为“冲甲”。实际上,以延边龙鼎队目前的球员实力来说,完成这个目标难度不小。高珲出山,实际上接受的是一个难度超大的任务。“我们的教练员团队都比较年轻,都是80后,都是我带过的队员,他们没有太多的职业联赛经验。如今我到队里就是在整体帮忙把控一下,制订训练、比赛的计划等等。”高珲这样定义自己的角色。

1958年出生的高珲早已过了退休的年纪,这些年来起起伏伏,有过高光,也有过低谷。不过,对这个土生土长的延边人来说,割舍不掉他对于延边足球的情节。高珲说:“既然张文吉董事长(龙鼎投资人)认为我还能行,我觉得我也有义务帮助延边足球。”上赛季延边龙鼎队在第一阶段排位赛一场不胜的情况下,最终在保级组中保持不败,拿到了联赛第10名的成绩。不过,新赛季球队遇到了更大的问题。目前球队球员虽然超过了30人,但其中绝大部分就是2004和2005年的球员,年纪尚小,身体没发育到位,以至于对抗非常吃亏。“尤其是到了进攻和防守三区,身体条件不行,你攻不进去也守不住,必须要有几个老将带一带他们。”高珲实话实说。

延边龙鼎现在不仅是延边唯一一家职业足球俱乐部,更肩负着延续延边足球香火的重任。在延边富德破产后,一队留下2人,预备队几乎全部流失。延边足球的香火只留下了2003年龄段和2004/05年龄段两支球队。两支球队一支属于延边州体校、一支属于延边海兰江(因足协中姓名要求更名为龙鼎)。2021年04/05队打中乙拿到第10名,03年龄段打中冠赛区都未能出线年龄段球员罗东平(前卫)、金铉道(前卫/前锋)、郎鹏鸣(边卫)也加入到现在的龙鼎队。“他们尽管特点不是特别突出,但毕竟比原来的球员大一岁,身体上的要好一些。”高珲介绍。

上个月龙鼎俱乐部也发了试训的通知,一个月来来也有十五六个人,现在只有新疆上赛季的主力门将还留在球队试训。“整体上都是来找机会的,真正在职业联赛中有过出场的其实并不多。”高珲说:“我现在期望得到了是两个中后卫一个门将。如果中后卫来两个不行,来一个也可以。”上赛季的主力中后卫夏奥和杨辰禹,已离队,新赛季回来的可能性非常小。

高珲认为,这一批年轻队员是未来延边足球十年内的希望。如今来担任球队顾问就是有这样的情怀:“他们是延边足球的种子,怎么也得把他们扶持起来。海兰江(龙鼎)扛起大旗不容易,未来十年就靠这批孩子了。如果这一次掉下去,延边足球至少十年是起不来的。”

延边球员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能够吃苦,这些2000后也继承了前辈们的优良传统。用高珲的话说,他们都是真正热爱足球、想踢球的。“现在需要找几个有经验的球员带着他们踢比赛,因资金的原因我们也不可能给高工资,现在我们队里有经验的就是我们延边出去的老将。”例如,许波。当年高珲2006年带延边队的时候,在提拔上朴成之后的一年,又选中了他。1987年出生的许波,如今也已经35岁了,他的经验是球队最缺乏的。同时,目前在队中的还有金承俊、李龙、李强、尹昌吉四名代表延边富德踢过中超的队员。金成俊因为队里缺人,一直在中后卫和前锋之间轮换。

菜品有限 ,这确实有点难为“厨师”了。对此,高珲还是很乐观:“足球比赛要一场一场打,而且其中还有运气等其他因素,一场一场来吧!我现在的目标不是要冲甲,而是要首先进入争冠组。”

2000年延边敖东被卖到浙江,变身为浙江绿城。延边二队开始冲甲,结果连冲两年冲甲未果。2003年高珲时隔三年后重归延边队教练席,帮助球队当年完成冲甲目标,一直带队到2007赛季末。这支球队后来变成了延边富德直至球队在2019年破产解散。如今,延边足球又要向中甲努力了,高珲又回到了延边足球梦想的起点,这一次他会成功吗?这个经过大风浪的主教练笑着回答:“(冲甲)压力是大,但现在就开始努力吧!”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